后宫三千千

萌萌cp做做吃货

无药可救(六)

    骑士团会议室里,尤利乌斯坐在椅子上紧皱着眉头,另外几名骑士则小声的交谈着,所有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就在这时,房间门发出咔嚓一声清响,骑士团副团长莉莉·扉列特带着两位位身穿着斗篷手持法杖的青年法师走了进来,全员立即停止了说话,站起身对这位副团长行了军礼,在副团长点头后才整齐坐下。
    “各位,和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法师协会派给我们我们的支援者,我左手边的是威尔,擅长火系和暗系,右手边的是弗兰亚,擅长治疗和冰系。”莉莉·扉列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身后的两位法师。两位法师随既站了出来对众人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又退回了莉莉·扉列特的身后。“在这里的众位骑士都是骑士团数一数二的精英,我也就不多说什么,这次我们要抓捕的是暗影会的主教之一,咒法师黑雾和跟随他的邪教士,他们都是各个国家榜上有名的恶徒,我知道这次行动很可能会有人牺牲,当然也包括我。所以我就问诸位一句话,作为一名骑士,为了王国,为了人民,还有你们的家人,为了他们的安全,你们惧怕牺牲吗!”在场的骑士集体起身,扶剑捶胸“为了王国!”整齐划一的口号,简单却充斥着他们的热血“现在骑士团特别行动战队,出发!”莉莉·扉列特面带欣慰,对在场的骑士行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大声道
     这些一心想保卫王国的年轻骑士并不知道,他们其实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你觉的那位副团长如何?她也是最近这几年里颇为优秀的骑士了,而且还是个美人”“她确实是一名优秀的骑士,可是也仅此而已,这次只要那家的小子无事就好,其他人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这也是那位大人的决定。”“就是可惜了这个美人喽”“你小子可别乱来,坏了计划,谁都救不了你。”“知道啦,我有分寸。”两个人的窃窃私语仿若乌云一般为这次的行动,浮上了浓重的黑暗。

无药可救(五)(下)

   尤利乌斯知道这件事恐怕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事情,恐怕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还有自己的家族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尤利乌斯不由得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把混乱的思绪赶出脑外。
     “前面的骑士大人,请等一下!”就在尤利乌斯心烦意乱的时候,从他背后传来了突然呼喊声“你有什么事找我吗?”尤利乌斯听到呼喊声回过头,看见一位少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便温和道。“骑士大人,刚才有位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递给尤利乌斯一封信“谢谢你把它交给我”“小事一桩,我可是将来要成为骑士,保护王国的!”少年挥了一下拳头,行了一个不太规范的军礼,便飞快的跑掉了。
     尤利乌斯回到家,就走进卧室里,先谨慎的的检查了一下,就打开了信封,取出信件读了起来,尤利越往下看他的脸色就越加难看,看到看到信上的最后时,尤里的脸色已经铁青。他拉开柜子在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瓶子,装在了口袋里,便把剑重新挂在腰间,随后便冲出了家门,极速向目的地赶去。

无药可救(五)(上)

   “奥里斯先生,我有件事想请教您一下。”尤利乌斯坐在一间普通的民宅中,跟一个圆的像是一个球的男性对话“大人,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对于一个在您庇护下生存的平民,您大可不必这么绕弯子。”胖子貌似谄媚的说道“奥尔斯先生您就别开玩笑了,当年您可是帝都最有名的捐客之一,若不是得罪了珀尔特公爵,您现在怕是已经在西街拥有一座房子了。”尤里说道“我就直说了,您知道前丞相的事吗,关于他的什么事也好,请告诉我。”尤里问道,刚才还很自然的奥里斯听到这话却眉心一跳“您怎么想起问那位了,一个背叛王国的贵族而已,没什么好说的。”奥里斯仿佛不以为意的说道“您不会忘记当初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吧。”尤里看出奥里斯的言不由衷,便随即警告道“得罪了珀尔特公爵,我变成了平民,可要是说出什么我不该知道的事,我就会变成死人,前丞相的事我什么都不清楚,我只能这么告诉您。”“我明白了,奥里斯先生,告辞了。”“您慢走”对着尤利乌斯鞠躬的胖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摆出一副谄媚的样子道。尤利乌斯已经知道了答案,当初那场叛乱,绝对有什么内情,恐怕还涉及到很多了不得的存在,否则奥里斯不会是不会如此讳莫如深的。

无可救药(四)(下)

    “昴,尤利乌斯是你最好的选择,当然莱茵如果可以的话就另当别论了,但是莱茵不可能认同的吧,因为他是“英雄”啊,他只能如此。”巴鲁斯劝昴道“这我知道,莱茵是不可能让我去参加王选的。”昴道“你若实在不信任尤利乌斯,不如设个局试一试。”巴鲁斯道“…好吧,就按你说的做”昴咬了咬牙决定道 。就在巴鲁斯与昴结束谈话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进来吧”“昴,感觉怎么样,还痛吗?”莱茵担忧道,深邃的蓝色眼睛专注的望着昴,让昴恍惚觉得一不小心就会掉入那蓝色的湖中。“我没事了啦,今天运气真是超差的。”昴别扭的撇过头道“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晚安。”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容,莱茵就好像平常一样的说道“莱茵,你…,没什么,晚安。”门缓缓地关上,莱茵的脸上浮现出了苦笑:那孩子,察觉到了吗 。  莱茵 哈鲁特被称为王国最强的人,他并非是人们所想的那样没有私欲的人。对于尤里一直抱着欣赏态度的他,却仅仅是看到昴被他抱回来,就产生了愤怒的情绪。     “昴是我的,只能被我…”“闭嘴”“昴只能被我照顾,不要随意…”“闭嘴”“尤利乌斯,不要对别人的…”“闭嘴”“待在我身边,昴。”“…”众多想法在莱茵的脑里交织,“好想把你软禁起来,昴。”就在他嘴上对昴温柔说话时,心里却一直在呼喊着这句话。“…真是糟糕透了,莱茵哈鲁特。”莱茵对自已说道
                         

无药可救(四)(上)

  在尤里与莱茵各怀心思交谈时,在房间的菜月昴并没有老老实实的休息,而是唤出了“他”来交谈。“巴鲁斯,你在那里观察了三个月,你觉得谁最适合做我的契约者?”菜月昴在寂静的房间里发出声音,可房间里空无一人,菜月昴是在和谁对话呢?没错,他是在跟他自己,准确来说是在和自己的第二人格“巴鲁斯”交谈,他在那件事之后觉醒了第二人格,而跟身为主人格的菜月昴不同的是,巴鲁斯感情是缺失的,可在分析和判断能力上却比主人格厉害许多,尤其是感情缺失的巴鲁斯可以弥补主人格感情丰富易冲动的性格,所以在关键时刻即将到来时,菜月昴才会把这项必不可少的事情,拜托给巴鲁斯“…尤利乌斯”巴鲁斯漠然道“巴鲁斯,你开什么玩笑,,那小子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那种侮辱他们的话,那件事他明明什么都不清楚,他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昴很激动,不过还是尽量控制了自己的音量“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正因为这样他才会那样说,这三个月我一直在注意他,他并不是出于耍威风才那样说,他只是做为一个骑士,对他所认为的背叛产生了本能的厌恶罢了。”巴鲁斯淡淡的说道“你怎么知道那家伙不是为了讨好那位大人物做的。”昴放软了语气却还是反夺道

无药可救(三)(下)

   在把昴送回房间,上好药膏并帮他把被子仔仔细细的掖好之后,莱茵哈鲁特对尤利乌斯表示了感谢:“昴君给你添麻烦了,多谢你把他送回家。”“今天是我巡逻。”尤利乌斯摇摇头平淡的回答道“你还是老样子啊。”“莱茵先生可以告诉我菜月昴君到底是誰吗,让我满足一下我小小的好奇心,就算是我的报酬吧”莱茵哈鲁特轻叹了一口气道:“好吧,那位是前丞相菜月伊和王国第三公主莎提拉殿下的独子,菜月昴殿下。”尤利乌斯悚然一惊,生生忍住了差点要站起来的的动作“菜月君竟然是叛……”尤利乌斯止住了话头,毕竟莱茵哈鲁特就是那位背叛了王国导致第一军团几乎团灭的前丞相的骑士,之后在前丞相菜月伊和莎提拉公主死亡之后才成为女王陛下的骑士。“没想到菜月昴竟然是叛国者的独子,不过也总算明白他为什么讨厌他了,毕竟在上次的军事研讨会中自己大肆批判过那位前丞相与公主,可能被他从哪个渠道知道了,讨厌也是…很正常的”。尤利乌斯虽然有点不好受,但还是默默给自己打气“总有一天我会…”会做什么呢?尤利乌斯自己并不知道那一瞬间的想法是什么,他不明白,只是,尤利乌斯暗暗下了一个决心。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个决定将会对他、菜月昴、莱茵还有许多人乃至这个国家发生多大的变化,只是一味的下定了决心,像单纯的少年一般追求着自己想要的事物,仅此而已。

无可救药(三)(上)

   尤利乌斯抱着菜月昴来到了目的地,在内城区西街算是不好也不坏的一栋别墅门旁边的门牌则清清楚楚的刻着“菜月”两个字,尤利乌斯眉头皱了起来暗暗想到:西街是贵族街,进入这条街的房子所拥有者,一定有贵族的血统和身份,可是“菜月”这个姓氏我从未听过,这种跟王都的贵族姓氏风格完全差别的姓氏,我不可能没听过,到底是…?就在尤利乌斯胡思乱想的时候,这座别墅的门缓缓打开,开门的竟然是王国最强莱茵哈鲁特“莱茵先生,你怎么在…”尤利乌斯还没说完就被莱茵急切的动作吓到了“昴,你怎么样?”莱茵从尤里怀里抱走了菜月昴,急切的问道“没有什么事了,莱茵,不要担心,就是稍微崴了一下脚,一点事也没有”菜月昴轻松的笑道“我马上请威廉医生过来。”眉头紧皱的莱茵道“就是崴了脚不用请皇室医师过来的,我没事,你不要太担心了。”“真的没事吗?”“没事,我又不是瓷娃娃。”尤利乌斯默默的注视着这样的场景,现在他完全不知道莱茵先生和菜月昴是什么关系,但是菜月昴那个少年对莱茵先生那种亲切自然的态度,让他有几分酸意,什么时候他才能对我也露出这样的表情呢。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尤利乌斯摇摇头把刚才的想法甩在脑后。

无药可救(二)(下)

  在几个混混吓跑以后,尤利乌斯这才转向了菜月昴,尤里表示他才不会是因为紧张而不去看他的。对上一张……厌恶之情溢于言表的脸?尤利乌斯有点摸不着头脑,刚才自己虽算不上是救了他,毕竟自己已经感觉到他是个魔法使了。自己刚才就算是不过去,他也一定有办法让那几个混混知道什么人不能惹得,但自己处于责任制止也没有错啊。还是自己什么地方惹恼了他,不对我肯定没有见过他才对,不然早就…,那难道是自己跟对方的家庭有什么矛盾? 尤利乌斯像个没谈过恋爱的小男生一般胡思乱想着(虽然确实没谈过)不过尤利乌斯还是装作没看见菜月昴的神色,问道:“女士, 请问您家居住在那里?我来送您回去吧    。”尤利乌斯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你叫谁女士了,我可是男的!”  “可是您的里性别确实是……” 尤利乌斯突然想到是有一部分表性别为男里性别为女的人讨厌承认自己的里性别“不好意思,先生,是我失礼了,为了赔罪我来送您回去吧。”尤利乌斯带着完美的笑容  说道 “我这种人可不敢劳烦伟大的骑士大人送我回去,多谢骑士大人的“相助””。菜月昴摆出一副“我就是讨厌你”的姿态回道。“可是,您的脚…” 尤利乌斯关切道,菜月昴脸色一红,毕竟一个魔法使居然面对四个混混还弄伤了脚,偏偏在这混蛋面前丢脸 。“那我来背您回去吧” 尤利乌斯不由分说的抱起了菜月昴(说好的背呢)  “混蛋,放我下来!”  菜月昴奋力的挣扎着“送伤者回家,是巡逻者的责任,而且再不回去的话,恐怕内城的门就要关闭了。”  菜月昴听后才放弃挣扎,然后闭起眼睛就当眼不见心不烦了,索性就别当他是那个讨厌的骑士不就行了,告诉他住宅的地址以后菜月昴就把眼睛闭上了,起初尤利乌斯还不时的问几句,不过后来发现他一句话都没回应,也就没在说话,一路无言。          

无药可救(二)(上)

    菜月昴无奈的看着四个杂鱼,如果不是莱茵警告自己不能对普通人使用魔法,他早就告诉这几个杂鱼为什么花儿这样红了,“不过一点恶作剧应该没关系吧”这样想着的菜月昴眯起了三白眼,唇角勾起露出有点孩子气的笑容。尤利乌斯在路过那条小巷时,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般,他不经意的转过头,不期而然的对上那双眼睛,那张脸庞,只是一瞬间,心跳漏停了一拍。
     “终于见到了”尤利乌斯并不知道为何会冒出这个想法,只是心里回响着终于…终于…见到了的声音。不过尤利乌斯很快反应过来,“到此为止了”尤利乌斯声音传入四人组和菜月昴的耳中,菜月昴只能放弃已经准备好的法术,他知道那是谁,紫色的头发,白色的骑士服说明了他的身份,“最优的骑士”尤利乌斯。菜月昂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了讨厌的神色,竟然是这家伙,恨恨的咬了咬牙,不过他不想给莱茵添麻烦,或者说他有点“害怕”莱茵,所以尽管他现在非常想给这家伙来一发大的,却还是放弃了这个十分诱人的想法。

无药可救(一)(下)

      叮当一声,尤利乌斯的剑,落在了地上,也宣告了这场比斗的终结。“不愧是王国最强,我输了,莱茵先生。”尤利乌斯拾起剑对莱茵说道“你总有一天会成为最强骑士的,我期待着。”说着这种话的莱茵,那双眼睛没有任何可称为勉强的神色,正直而凛然的颜色充斥着这位王国最强的眼中。“这个人就是为英雄这个名字而生的”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尤利乌斯,王选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没决定效忠的对象吗?”旁边的骑士拍着尤利乌斯的肩膀问道。“也许会向莱茵先生那样选择继续效忠女王呢,毕竟我还没找到能让我值得奉献己身的殿下呀。”“这个就和恋爱一样是需要缘分的,说不定你马上就会和你命中注定的人相遇呢。”“别说傻话了,这怎么可能一样呢,我还要去巡逻,晚上见。”“那晚上老地方见。”尤利乌斯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
      而此时的菜月昴正被人堵在小巷中,无奈的看着说着杂鱼台词长着杂鱼长相的路人甲乙丙丁。离莱月昂被英雄救美还有20分钟,离尤利一见钟情还有25分钟,离菜月昴喜欢尤利还有…,离莱茵表示自家的白菜才不会让给外人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