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三千千

萌萌cp做做吃货

脑洞,大概就是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最近重温逆转2,雾绪小姐姐不有依赖他人的性格吗,这种情况如果发展严重的话算是一种精神疾病,当然雾绪小姐姐因为成叔和御剑的关系已经好了,我突然想到要是成叔(不同生活背景)有严重依存症的话,感觉会是一个诡异的发展,有点想写文,但是这种设定基本绝对会ooc的,纠结

剑少一往情深啊,剑觉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这一张我几乎是在诡异的笑声中看完的233/666富贵:“明明是我先来的”鸿鹄:“自古竹马不敌天降”(感觉又在叹封上捅了一刀,虽然官方一直在喂屎,之前有多甜现在就有多屎)另外给鸿封打call

夭寿了,觉哥要下海了。觉哥,你信我真的,你绝对能靠这个吃饭的,而且是大赚特赚@斯诺

脑补了一下,觉哥真是越来越诱了,来人,快快把朕的血袋拿来,朕要失血过多了。

邮轮组官方又发粮了,官方又在搞事情,肉体交易什么的~噫(邓布利多摇头)

无药可救(六)

    骑士团会议室里,尤利乌斯坐在椅子上紧皱着眉头,另外几名骑士则小声的交谈着,所有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就在这时,房间门发出咔嚓一声清响,骑士团副团长莉莉·扉列特带着两位位身穿着斗篷手持法杖的青年法师走了进来,全员立即停止了说话,站起身对这位副团长行了军礼,在副团长点头后才整齐坐下。
    “各位,和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法师协会派给我们我们的支援者,我左手边的是威尔,擅长火系和暗系,右手边的是弗兰亚,擅长治疗和冰系。”莉莉·扉列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身后的两位法师。两位法师随既站了出来对众人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又退回了莉莉·扉列特的身后。“在这里的众位骑士都是骑士团数一数二的精英,我也就不多说什么,这次我们要抓捕的是暗影会的主教之一,咒法师黑雾和跟随他的邪教士,他们都是各个国家榜上有名的恶徒,我知道这次行动很可能会有人牺牲,当然也包括我。所以我就问诸位一句话,作为一名骑士,为了王国,为了人民,还有你们的家人,为了他们的安全,你们惧怕牺牲吗!”在场的骑士集体起身,扶剑捶胸“为了王国!”整齐划一的口号,简单却充斥着他们的热血“现在骑士团特别行动战队,出发!”莉莉·扉列特面带欣慰,对在场的骑士行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大声道
     这些一心想保卫王国的年轻骑士并不知道,他们其实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你觉的那位副团长如何?她也是最近这几年里颇为优秀的骑士了,而且还是个美人”“她确实是一名优秀的骑士,可是也仅此而已,这次只要那家的小子无事就好,其他人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这也是那位大人的决定。”“就是可惜了这个美人喽”“你小子可别乱来,坏了计划,谁都救不了你。”“知道啦,我有分寸。”两个人的窃窃私语仿若乌云一般为这次的行动,浮上了浓重的黑暗。

无药可救(五)(下)

   尤利乌斯知道这件事恐怕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事情,恐怕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还有自己的家族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尤利乌斯不由得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把混乱的思绪赶出脑外。
     “前面的骑士大人,请等一下!”就在尤利乌斯心烦意乱的时候,从他背后传来了突然呼喊声“你有什么事找我吗?”尤利乌斯听到呼喊声回过头,看见一位少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便温和道。“骑士大人,刚才有位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递给尤利乌斯一封信“谢谢你把它交给我”“小事一桩,我可是将来要成为骑士,保护王国的!”少年挥了一下拳头,行了一个不太规范的军礼,便飞快的跑掉了。
     尤利乌斯回到家,就走进卧室里,先谨慎的的检查了一下,就打开了信封,取出信件读了起来,尤利越往下看他的脸色就越加难看,看到看到信上的最后时,尤里的脸色已经铁青。他拉开柜子在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瓶子,装在了口袋里,便把剑重新挂在腰间,随后便冲出了家门,极速向目的地赶去。

无药可救(五)(上)

   “奥里斯先生,我有件事想请教您一下。”尤利乌斯坐在一间普通的民宅中,跟一个圆的像是一个球的男性对话“大人,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对于一个在您庇护下生存的平民,您大可不必这么绕弯子。”胖子貌似谄媚的说道“奥尔斯先生您就别开玩笑了,当年您可是帝都最有名的捐客之一,若不是得罪了珀尔特公爵,您现在怕是已经在西街拥有一座房子了。”尤里说道“我就直说了,您知道前丞相的事吗,关于他的什么事也好,请告诉我。”尤里问道,刚才还很自然的奥里斯听到这话却眉心一跳“您怎么想起问那位了,一个背叛王国的贵族而已,没什么好说的。”奥里斯仿佛不以为意的说道“您不会忘记当初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吧。”尤里看出奥里斯的言不由衷,便随即警告道“得罪了珀尔特公爵,我变成了平民,可要是说出什么我不该知道的事,我就会变成死人,前丞相的事我什么都不清楚,我只能这么告诉您。”“我明白了,奥里斯先生,告辞了。”“您慢走”对着尤利乌斯鞠躬的胖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摆出一副谄媚的样子道。尤利乌斯已经知道了答案,当初那场叛乱,绝对有什么内情,恐怕还涉及到很多了不得的存在,否则奥里斯不会是不会如此讳莫如深的。